• 首页
  • 排行
  • 标签
  • 收藏
  • 圈子
  • 分享
  • 联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建筑微信

所属分类: 建筑文字 建筑微信

本版主题: 229

今日更新: 8

集结众多建筑相关微信公众号
发布新主题

矶崎新:城市是一座废墟 | Architecture

0 / 275

92

主题

92

帖子

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金币
192 个
发表于 2017-10-19 00: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2d0793263d9ca854f07231a472005fd.jpg
  矶崎新是被比喻为“狐狸”的建筑师,不同于永远使用清水混凝土的安藤忠雄或用钢玻璃面的密斯·凡·德罗,他没有拘泥的固式,“喜欢尝试特别新的东西,接受新挑战,设计出‘反几何’的有机形状的建筑”。


9d47daab23f1c9670f186997c9692cdf.jpg

如今已届85岁高龄的世界级著名建筑师矶崎新与黑川纪章、安藤忠雄并称为日本建筑界三杰。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仍像是一个“谜”。
这位出了名的“怪才”早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建筑系,随后他在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丹下健三的研究室学习和工作了十年。他虽然从老师那里获得了珍贵的实践经验,但他的作品却与丹下有着太多不同。在矶崎新日后的建筑思维体系里,兼容了庞杂的原则与教派。他说,自己的建筑思维是“逆向的再逆向”。

7da0fb608020f771b6318e35cabcdeba.jpg

与妹岛和西泽,以及日本其他很多的优秀建筑师一样,矶崎新同样追求的是能够触动人心、并将空间、环境与文化相结合的设计。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的叛逆与不同。只是老先生的叛逆并非意气用事,他不是在刻意地避免大众化,而是在经过手法主义、历史主义、理性原则、古典主义等洗礼,穿越若干时代之后,始终果敢而有条不紊地梳理着自己个性极强的观念和情感。他一方面给人以“避世”的感觉,除了著书立说,很少宣传自己,很少接受荣誉,承接的项目也大多以美术馆、音乐厅等为主;另一方面又因为这种独树一帜、言行合一的理论家身份,成为国际主流建筑界绕不开的关键人物。

bc58fd180c2da79c6af7908609c25994.jpg
他的手法巧妙,却不是在炫技,每一座建筑都切实考虑着人的使用感受。与库哈斯和已故的扎哈那种强硬风格相比,他的空间终究是亲切的。而且,这也并也不影响他成为前两者的伯乐。1983年,33岁的扎哈在参加中国香港某项目的国际竞赛时,便是矶崎新从第一轮初选淘汰的一堆方案中将她的设计图“拯救”出来,使她获得了首奖,从此光芒万丈。后来又是矶崎新,在中国央视新楼的竞标中力推库哈斯备受争议的方案,最终造就了北京城内这道怪异却不得不说惊艳的天际线。库哈斯对矶崎新的评价亦充满敬意,说老先生是他“永恒的研究对象”:“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拥有创造力,实在不容易。”

595753619511be9cb5a21f884c0dd50f.png
存在感
099339047ef561102887714db8b8e06c.png

很多城市都有令人过目难忘的地标。在上海浦东,除了世博园、东方明珠和高耸入云的陆家嘴“三宝”,最不能被忽略的建筑恐怕就是上海证大喜玛拉雅中心。没错,这是矶崎新设计于十年前的杰作。一个集合酒店、美术馆、办公楼、剧场、商业为一体的商业文化综合体项目,注定从一开始就成为“未来”的地标。

72387ed763b904853f0ddc1b11c74b08.jpg
“ 建筑是要存在百年以上的产物,和它波长相同的就是文化,所以我一直着眼于文化层面的考量,并且从设计之初就会考虑它的未来。”——矶崎新

2ea8a7989264cbc55bace6a6a01eaabd.jpg

矶崎新反复强调:“我是把城市、建筑以及内装结合起来考虑的建筑师。在做建筑之前就需要考虑建筑内外的联系,特别是对历史、文化和城市的贡献,这对建筑师而言尤为重要。”在喜玛拉雅中心的设计上,除了结构清晰的几何模式和高水准的建筑技艺,更重要的也是隐藏在这个项目背后深厚的文化意愿。十年前,在龙阳路地铁站旁还是一派荒芜的年代,这座大型项目无疑需要承担推动和引领区域文化进步的角色,所以在外形上也必须显眼,带有视觉冲击力。

f828e9b0a532392e4b7f96a5445f5e06.jpg

b5a609b36d5e27f23aa15f6e1aa51d61.jpg
酒店客房所在的立方体部分被摆放在31.5米标高的平台上方,成为都市的象征,而核心设施当代艺术中心部分则以一种粗犷却不显自大的方式呈现—这种被矶崎新称为“林”的曲面形态由电脑自动生成,在卡塔尔会议中心的设计中也有运用,但与后者仅仅流于表面的结构功能不同,喜玛拉雅中心的曲面形态还容纳了剧场等具体的建筑功能。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再好的建筑物,如果运用得不充分,也没有生命力。”这个曲面非但纯粹而合理,并且同时满足了剧场的功能要求和结构要求,不失深刻。

b843ea8dada51acbe712183ca5918394.jpg

fe72fe4380ddd40d300289ec462b4440.jpg
区别于喜玛拉雅中心强烈的存在感,矶崎新随后与日本建筑声学大师丰田泰久合作的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则截然不同:“这个建筑没有任何让它显眼的需求。我只将目标集中在能够被观众亲身感受和体验的空间上。”为降低建筑高度所带来的体量压迫感,排演厅采用的曲面屋顶收敛而低调,而内部空间的设计也是希望听众能将空间本身忘却,在这里集中思想地去欣赏音乐。

3826f5cc7cc58419e8de024bcd34eecf.jpg
相比而言,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项目的存在感介于喜玛拉雅中心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之间。这是矶崎新在北京的第一个作品,被评价为“国内最好的美术馆”。以迁址后的央美为中心,联合周围的798艺术区和酿酒厂旧址,那里逐渐形成了在亚洲范围内屈指可数的大规模艺术区域。央美美术馆标志性的曲面参考了周围地形和环境,在研究了一百多张草图后才定稿。中性而简洁的室内空间延续着外部的曲面构成,同时与经典的“白盒子”并存,拿捏精妙的合成结构既能激发艺术家的创意,使用时又不难驾驭,可谓用心良苦。


“废墟”与“未建成”


矶崎新的作品虽然遍布世界各地,但仍有人送了他一个非常奇特的称呼:未建成大师。在他40年的建筑生涯中,的确有很多设计作品“未建成”,并且这些作品的知名度并不亚于那些已建成的作品。尤其是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设计的两大城市规划提案:空中城市和电脑城市。从中体现了他的反现代思想:“'废墟'是我们人类未来城市的形态,未来城市即是'废墟'。未来城市没有整体的形态存在,是建筑的尸体,人们的设计只是将一些片段按照想象强行填充到认为是欠缺的地方,这种做法永无止境。”这种言论乍看之下消极而虚无,其实却经得起细想。
33dcd9f4b0894445e62825b9e82e4a69.jpg

矶崎新自己的解释是:“我所说的‘废墟’有几种不同的理解。第一点就是对时间概念的理解。过去的废墟会留存到现在,就像将来也会变成废墟一样。我认为在某个时间点上,未来的废墟和过去的废墟是同时存在的。第二点,以前的东西渐渐成为废墟,然后消失,接下来又在未来重新建成,因此可以说未来的城市是现在城市的废墟状态,而现在的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在未来的城市也可能会变成事实上的废墟。第三,建设跟摧毁事实上是在同一时间共存的。”

5591f10413669bc0a7d20cdad4909fa6.jpg

既然城市是一座废墟,矶崎新认为关心建筑存在的目的理当比关心建筑本身更重要:“建筑是要存在百年以上的产物,和它波长相同的就是文化,所以我一直着眼于文化层面的考量,并且从设计之初就会考虑它的未来。”也许正是这种不受限的目光与态度,让他的每个空间都犹如“百变金刚”,像他本人一样自由,看似游离于现世之外,实则引领着时代瞬息万变的发展。


✍ 撰文:Luna Lu
3df529ececd60a8b0f71d728deffee03.gif



f65232403a94af3f8079bef722024cdc.gif

               
099339047ef561102887714db8b8e06c.png
595753619511be9cb5a21f884c0dd50f.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