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
  • 标签
  • 收藏
  • 圈子
  • 分享
  • 联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从眨眼桥到双子塔,建筑的可能性
2015-4-16 17:28| 发布者: pgive| 查看: 2900| 评论: 0|来自: 中奢网
批给屋 首页 精选 查看内容
摘要 : 虽然,大英帝国已经算是日落西山,但在政治之外的许多领域,它还几近锐利地保持着昔日的霸气。例如在当代建筑。设计广州双子塔的Wilkinson Eyre 事务所就是当中锐将之一。设计广州双子塔的Wilkinson Eyre 事务所除热 ...

虽然,大英帝国已经算是日落西山,但在政治之外的许多领域,它还几近锐利地保持着昔日的霸气。例如在当代建筑。设计广州双子塔的Wilkinson Eyre 事务所就是当中锐将之一。

设计广州双子塔的Wilkinson Eyre 事务所除热衷于新技术新材料的探用,Wilkinson Eyre 的突出特点还在于它的多领域实践,从桥梁工程到工业建筑到老建筑再开发到文化场所到高层商业建筑,多年来无不是激情进取,成竹在胸。

眨惊人之千禧桥

Wilkinson Eyre 事务所最初在1983年由Chris Wilkinson创立,1986年Jim Eyre以合伙人身份加盟,事务所遂正式更名为Wilkinson Eyre。迄今为止,它是唯一蝉联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斯特灵大奖的事务所。那是在2000年及2001年,事务所分别以Magna科学探险中心和盖茨黑德千禧桥击败众多有力候选人,连续获得评审团的青睐。其中前者是将一个废弃的炼钢厂改造为科学馆,后者是一座神奇的会眨眼的星光璀璨的步行桥,它更令Wilkinson Eyre对结构工程的认识、对工程美学的追求名扬海内外。

说到盖茨黑德千禧桥,那实在是千丝万缕的一个话题。真希望看到这里的你既有钱又大方,可以资助我们到英伦进行详细多面图文并茂的考察,考察这个国家,在失落了帝国的骄傲以及工业时代的武林盟主地位之后,是如何大投入、大规模地对整个国家昔日的工业城镇进行再生重建,以应用于多行业多领域的创意之力,提升城中居民的自信、活泼之精神面貌,塑造城市吸引力,继续保持着自己在国际上的时尚、文化中心之地位。其中,一批强有力的新建筑,往往有利于引领一个区域的复兴。之前曾说过的理查德•罗杰斯的威尔士国会宫,是获得重建资金、承担着此种任务的建筑之一,盖茨黑德千禧桥亦不例外。近年来,它和Baltic艺术中心、北方天使雕塑等创意体现物一起,为盖茨黑德、纽卡斯尔这两座濒临凋零的工业小城注入了新鲜活力。当日千禧桥装接落成,足有几万人围拢现场观看那幕神奇景况,现今每年,亦总有大批旅客来到此地,朝圣这座闪烁之桥。

说来说去总得说下这座桥是怎样的。按大会说法,它是世上第一座也是迄今唯一一座倾斜之桥,一座惊人的拱形旋转开启桥。它横跨泰恩河上,一头连接盖茨黑德市,一头连接纽卡斯尔市,桥拱高45米,桥面长130米,工程不算巨大,却足足花费了2200万英镑,独特之处就在于其会眨眼睛。平常,小船小艇从这座斜拉缆索桥下面就可安然通过,而当大船来临,整座桥便会旋转升起,底部桥面伸至空中,上部拱桥下仰到另一侧,就像一个人的眼睛缓缓闭合睁开(又按大会说法,其中的哲学寓意是代表着新时代的清醒),其完全开启程度是桥拱和桥面在空中成40度锐角,此时,桥梁缆索成水平线状态,按客户盖茨黑德市政府指定要求,在此种打开状态下,航行界限可达到25米。大桥能在4分钟之内就完成一个升降过程,可谓好看好玩又不误事。

如何从技术上达到这样的设计,项目工程师之一Shapour Mehrkar-Asl 特别提出LUSAS土木桥梁结构分析软件在其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借助该软件,此设计从整体模型到线性静力、频率特征值析取、曲率特征值分析、建筑进程都进行了严谨分析。桥梁拥有电动液压动力控制系统和巨重的铰接装置支承,后者抵挡桥梁在开启闭合时产生的巨大的轴向和径向推压力。在桥的两头末端,桥面和拱桥会聚在支承铰接装置上,这些装置由圆柱形轴组成,通过轴承支撑两边末点。当桥梁开启,液压油缸推动钢浆朝向圆柱形轴,从而把整个结构推向所要求的开放角度。也因为此种生动开启,使盖茨黑德千禧桥另有“闪烁之眼”的美名。

“闪烁之眼”专供行人及自行车使用,内为3米到5米的人行道,外为2.5米的悬臂自行车道,不锈钢栅栏把两者分开,但在桥中端有隔断,可以让骑车者停下来,走到人行道上观看风景。设计者的细节追求更突出地体现在桥梁的自我清洁功能上,每当桥面开启上升,桥上的垃圾物都可自动滚落到边上特置的垃圾桶里。而“闪烁之眼”之为闪烁,更在于桥上的照明装置可提供万紫千红般的色彩,令其在夜晚熠熠生光,妖娆明艳,与前后有名的七座桥邻居,左右新兴的艺术中心,共同照耀泰恩河流域在新时代里的歌舞升平。

那曾经的大炼钢铁和海上征途

插一段花絮:Artoo曾经在矿上工作过,却因管事者总担心这些无用书生有什么闪失却又不能似普通矿工一样三两万块钱结算一条生命,所以实际上并没有下过井,也就失却了关于这个曾经伟大之物如何从黑暗地底现身的直观体验。Louisa的父母辈曾经是大炼钢铁中的生力军,时代不同的她更多体验的却只是温柔乡中的熊熊心火。历史是否需要铭记,以何种方式铭记?Wilkinson Eyre设计的Magna科学探险中心的答案是玩它,举重若轻。

 

Magna位于英格兰北部南约克郡两座著名钢城谢菲尔德和罗泽汉姆之间,前身是世界闻名的Templeborough炼钢厂。随着忽喇喇工业倾,承载着几代人年华记忆的钢厂也是沦于废弃。

Wilkinson Eyre承接了它的再生工程,把其改造成以科学体验为主题的游戏乐园。他们与工程师、结构师一起,仔细研究这长350米,高达45米的连绵厂房的方寸角落,保留了吊钩、锈蚀的机器、熔锅、钢梁等典型钢厂元素、特征结构,以水、火、土、空气四种元素为主题,设计了四处不同的空间,加上现代派的各种声光电技术,让后来者得以体验那大炼钢铁的激情与无情,进行各种科学探险体验游戏。描写这个馆子有几句话说得好,“一个由废弃钢厂改成的主题博物馆,如一块磁石吸引着老少,在声光电再现的过往中,少的新奇惊讶,老的老泪纵横”。

也因为这个馆子,Wilkinson Eyre首次获取斯特灵大奖,正式步入英伦顶尖建筑事务所行列,跟着又接了一连串事关城市历史、文脉的馆子设计,包括利物浦码头区整体规划和博物馆设计、威尔士国家海滨博物馆等等。其中威尔士国家海滨博物馆是体现Wilkinson Eyre技术水准和人文质素相融合的又一典型。大量运用威尔士本地石板的建筑外观典雅朴素,馆里面却是以高科技手段装置了一系列交互式展览平台,令人们得以生动铭记威尔士的重工业和海上征途历史。

 

有时觉得英伦在建筑方面真的可算是非常奢侈了。当在我们这里,为人所居住使用的空间还如此单调沉闷没良心没人性时,他们的一个个大牌建筑师,却早已进化到为各种不同主题的历史物件的妥当安置就殚精竭虑。甚至吧,一枝植物,也可享受到建筑师的贴心照料。例如Wilkinson Eyre在伦敦皇家植物园专门为阿尔卑斯山植物们设计的温室。

 

阿尔卑斯山植物喜欢寒冷干燥的气候,但伦敦的天气却是潮湿多变,如何令它们在皇家植物园安居乐业?接受设计委托的Wilkinson Eyre首先选择了不同于一般温室金字塔形体的拱形顶部设计,以利烟囱效应的产生而维持地面的低温。同时,温室的地下装置有混凝土曲线管道,令外面的空气先经过地下低温的冷却,之后才能通过不锈钢管进入室内。

 

而为了满足阿尔卑斯山植物喜阳光却又怕高温的娇气,拱顶的玻璃也是选用了特别的低钢玻璃,透光率足可达到90%。对于长在背阴坡不喜阳光的植物来说,则又有形如风帆一样的遮光系统以示温柔。如此环保性的呵护备至,真是少一点心意和追求都做不到。

于边界消失中看到可能性

是不是有点眼花了?一阵桥梁一阵博物馆一阵植物温室的。但这就是Wilkinson Eyre,多面手。Chris Wilkinson阐述事务所的宗旨,就是以建筑充当科学和艺术间的桥梁,技术和美学并重,永不逃避创造设计的压力,渴望新挑战,只要问题是富有趣味的且机会良好,就不惮于在任何领域进行尝试。

他们首先非常注重工程与建筑的结合。18世纪时,第一所工程学校——巴黎道路桥梁学校的创立标志着工程学与建筑学的明显分离,以住宅建筑和商业建筑为主体的现代建筑正式进入历史篇章。“这种技术与艺术的分离,使得两方面都蒙受损失。从建筑角度来讲,失去了完美设计所应具有的勃勃雄心,而从工程角度来讲,设计成为程式化的操作,失去了与社会、环境和美学标准上的对话。”而早在19世纪中叶,预言文化将毁灭和再拯救的约翰•拉斯金已经意识到了过分的劳动分工会对文化和艺术造成的破坏,他写道:“事实上,不是劳动而是人分工了……由于分工,每个人只剩下了点滴零星的知识,这丁点智力总和还不足以制造一钉一针,而是在制造针尖钉帽时就被消耗殆尽。”在工程与建筑领域,即使分离状态不断受到非议,实践中能够冲破这种分工局限的却很少。能实现两者融合的那几个,一路星光熠熠,真正的划时代的大师高度总令后人景仰,比如高迪和富勒。近年则有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融工程和建筑实力于一身,神采飞扬的设计“将尊严带给已经被遗忘的建筑,例如桥梁和铁路车站”,而其对于文化场所、商业空间的设计更呈现出惊人的结构美。Wilkinson Eyre同样热衷于历史轮回之后工程与建筑的融合再生,他们在1990年代初就介入铁路车站的设计,曾经参与有超过700个工程师参加的伦敦海底隧道大型项目,几个铁路车站建案实践后,已经成为此领域专家。同样,1994年他们开始设计第一座桥梁,现在他们的桥梁项目已经遍布世界。当然,从盖茨黑德千禧桥,你就能领略到他们对结构、建筑美的认识。

Wilkinson Eyre又热衷于通用空间建筑。1970年代Chris Wilkinson曾在福斯特、罗杰斯的事务所都有工作过,他对通用空间概念的深厚兴趣从彼时产生(即大跨度、单独体量的无柱围合空间,典型者有如富勒当年的笼罩于曼哈顿上空的直径2英里的穹顶概念,以及罗杰斯事务所设计的格林威治千禧穹)。此类空间在1970、1980年代福斯特、罗杰斯事务所都广泛应用于大型工业建筑,因着其弹性、自由、轻质的现代特性,其后也在各类文化、商业场所得到应用。即便如Magna科学探险中心,也是Wilkinson Eyre此类实践之一。因为此类内部空间开敞的废弃厂房,正是具有通用空间包容、弹性的特点,拥有变身为各种用途的巨大潜能。

Wilkinson Eyre还积极尝试新材料新技术的应用。当年,应用在飞机制造工业上的珠击法能在金属护墙上创造光滑曲线,Wilkinson Eyre在斯特拉福德车站设计中也应用它,创造出持久耐用的不锈钢幕墙;碳纤维这种合成材料广泛应用在船只建造和F1赛道等领域,但在建筑工业上的应用相对缓慢,Wilkinson Eyre则一早在梅德斯通Lockmeadow人行桥中成功将此种材料应用于栏杆支撑。他们总是对材料技术的发展保持浓厚兴趣。火剪材料科学家亚德里安•伯尤克斯在其著作《轻盈》中说到,“当要选择一种材料满足功能需要时,最重要之事是保持开放心态”,Chris Wilkinson说,“在我们事务所,正是如此。”

对于建筑美学,他们又如此热衷于从自然中汲取灵感。Chris Wilkinson说,“看起来,几乎所有的结构、几何体、比例都在自然中早有存在。它们明显存在于植物、贝壳、风景、岩石、骨骸等事物中,如果你从电子显微镜里观察,你能看到一个分子结构的世界,它显示着广阔的可能性……”

所以,他们目前的设计有煤罐厂改造的伦敦摄政河住宅区、晶莹虫一样的伦敦新水晶宫,契合斐波那契数列的米兰人权中心,扇形一样的新加坡海湾花园温室,结构创新、智能安全、节能环保、外观通透华美的广州双子塔……对于Wilkinson Eyre,他们最大的魅力是不断激情展示着建筑的可能性。


伦敦摄政河煤罐厂住宅改造
 


伦敦锌水晶宫


米兰人权中心


 
新加坡海湾花园温室


广州双子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