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有城市住区更新的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探析:以上海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为例 | 黄怡 等 | 时代建筑2020年第1期 

2020-02-20 00:49 发布

76 0 0
e456a666a2a9bbe31715d83cf40f96fb.png
主题文章简介
中国城镇老旧小区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的住区改造具有紧迫性与复杂性特征,类型多样、建造标准不统一。为寻求品质提升,对建造时间超过15年至20年的旧区、旧宅进行科学维护管理、定期检测与修复,及时降低导致住宅退化或损毁的因素等等,是城镇老旧小区更新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与挑战。本期我们邀请专家学者对既有住宅质量的监控问题;城市旧区、旧宅改造与再生的机制问题;政府、市场、业主三方角色关系如何达成共建、共识、共享的问题;改造的技术策略问题;以及更新的金融工具等方面展开探讨。
范悦、李翥彬和张琼梳理了中国既有住区建筑再生的问题,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维护性再生概念和架构,通过构建知识库体系,实现科学的诊断评估以及精细化的再生。松村秀一讨论了日本建筑品质足够高且数量饱和的现状,分析了日本各地通过激发使用者的创造性,将很多空置住宅和办公楼成功改造成了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所的案例。邹兵、王旭尝试构建多元更新模式下城市更新的社会学评价框架,总结不同更新模式及其社会影响间的规律和作用机制。毛键源、孙彤宇面对当下中国城市社区的旧改困境,解析美国社区发展公司形成的内在机制。伍攀峰、魏沅和莫霞,基于上海中心城区已完成及正在开展的五个典型案例,探讨上海市中心城区旧住房改造的要素落点以及主要举措。姚栋、郝明宇、张侃、张招招和杨挺反思了南丹小区的社区更新实践,指出通过公共服务重塑人与环境关系将成为当代旧城改造的核心目标。王书评和郭菲以杭州拱宸桥地区老旧小区为例,探讨了城市更新的自平衡协同模式。黄怡、李光雨、鲍家旺和吴长福归纳分析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中存在的常规共性问题及发展趋势,探讨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中的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的需求问题。王翔和范悦以新加坡大巴窑地区的邻里更新项目为例,总结其较为成熟的户外环境更新的组织流程和改造策略。
既有城市住区更新的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探析以上海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为例Functional Upgrading and Facility Renovation in the Rehabilitation of Pre-existing Urban SettlementsA Case Study of Jinyang New Village Community, Shanghai
黄怡    李光雨    鲍家旺    吴长福HUANG Yi, LI Guangyu, BAO Jiawang, WU ChangfuAbstract
     中国既有城市住区正迎来规模化改造的集中期,文章以上海浦东新区金杨街道社区为重点案例研究对象,基于在社区规划过程中对其下辖102个居住小区物质空间与社会人口现状开展的调研,结合对基层管理人员和居民意愿的问卷调查结果,对20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中存在的常规共性问题及发展趋势进行归纳分析,探讨了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中亟待提升的交通、公共活动、养老服务、智慧服务及生态维护等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
在线阅读
1 既有城市住区的内涵及其更新的本质
在经历了40年快速城镇化发展后,中国城乡正逐渐进入关键转型阶段,而城乡规划发展也已由单一的“增量规划”转变为“存量规划”与“增量规划”并存的局面。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作为存量规划的主要内容,发展潜力巨大。2019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由此既有城市住区的更新改造已提升为今后一段时期内城市建设的重要工作。当然就城市更新自身特点来说,这一过程本来就是持续的、循环往复的。
所谓既有城市住区,是指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功能与结构相对完整、形态相对独立的城市居住建筑集中片区。“既有”一词本身潜藏了时间的维度[1],相对于“在建的”“新建成的”而言是已经存在的物态。对既有城市住区来说,一方面,随着时间流逝,由于建造质量、维护运营等客观制约,住区原先的物质设施和功能空间逐步衰退或供应不足,已难以匹配居民常规的使用要求;另一方面,随着城市社会经济发展、生活方式变迁与各项技术变革,住区居住环境品质和功能服务内容有限,已难以匹配上升的标准和新生的需求。既有城市住区更新的本质就是在住区建筑的生命周期内,为弥补住区在使用中出现的供需两方不匹配而采取的适时的修复、补救与提升行动。
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受改造资金制约,政府往往以建成时间为界线,在既有住区中划定优先集中成批更新改造的对象。城市中较早建成的住区,即通常所说的老旧住区,大多已在不同时期进行过多轮次的改造。而20世纪80年代以来建成的住区,包括住房制度改革以后的大量商品房住区,正集中进入首次规模化改造的高峰期。本文所选街道社区案例,正包含这样一些已列入待改造计划的既有住区,其建成时间长的大约30多年,短的亦将近15年;并且属于大量性、一般性的城市普通住区。
2  一个典型社区的既有住区概况
本文结合2018年在上海浦东新区金杨街道社区规划项目过程中开展的全面调研,将街道辖区内102个居住小区作为主要案例研究对象,深入探讨既有城市住区更新中面临的常规共性问题及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
金杨新村街道社区地处上海浦东新区杨浦大桥东侧,北枕黄浦江,介于城市内环与中环之间,总面积8.2 km。街道社区范围内绝大多数为二类居住用地,建筑大部分建于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整体状况良好。住宅建筑总面积601万m,其中商品房面积232万m。20世纪90年代建设的大多为动迁房和系统公房,相应的配套公共服务设施定位于满足居民基本生活需要。商品房大多在2000年之后建成,配套设施较完善。现状还存在少量城中村、棚户区和空置的厂区,大多为密集杂乱的低层建筑。

0ae6a8f8c5251cd5ffd3b4348b150d3d.jpg 金杨新村街道航摄图

金杨新村街道近年来人口发展稳定,至2018年4月,街道实有人口18.47万人。截至2017年11月,社区户籍人口131 969人,其中60岁以上有45 094人,占比为34.2%,略高于全市2017年末60岁以上户籍人口33.2%的平均占比。街道现状老龄化率①为18.5%,高于全市14.26%的均值。依据实有人口数绘制的人口金字塔表明,2018年金杨新村街道的人口峰值集中在青年与年轻老年人②两个年龄段,壮年人口数量均较少。

1983073ca39c8ddf7923b2f40552f359.jpg 金杨新村现状实有人口金字塔(截至2018 年4 月)

3 基于使用者与管理者意愿的功能与设施需求调查
在金杨新村街道社区规划中,为尽可能全面真实地反映社区发展与既有住区更新的需求,笔者团队对金杨街道社区的居民、居委会与社区干部、社区志愿工作者都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设计是在现场踏勘与初步访谈之后,首先对来自街道所辖48个居委会的负责人和社区志愿者展开预调查,他们拥有较长期在基层开展日常工作的实践经验,对社区/住区问题有更加集中的感受和整体的把握;集中问卷调查则覆盖街道社区102个居住小区。本文主要结合预调查的问卷调研与访谈,着重从使用者(居民)与管理者(居委会、街道社区干部)的双重视角分析他们各自对住区配套公共服务设施、公共空间以及公共活动议题的意见与改造需求。
调研与问卷内容分为4个板块,包括个人及家庭情况、公共空间与配套公共服务设施、市政与交通、住房与社区生活,共涉及70多个问题点,深入住区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分析结果表明,受访者关心的重点集中在老龄人口服务质量的提升、文化体育活动的开展和空间的多样利用等方面。整体而言,受访者认为目前普遍缺乏并应该增加的公共空间与公共设施包括:1)室外健身步道、运动场地、综合健身馆;2)儿童游戏场地、幼儿托管点;3)文化活动室、社区文化活动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4)非机动车停车位,等。关于现状设施与空间的使用状况,老人和儿童对社区图书馆、剧场等文化设施的使用频率最高,要高于公园、购物中心等设施。

cda0e58ee39179ce06d2b6b275f376f3.png 现状缺少或可以增加的社区公共空间类型

f8b878947dc85fa1cbfec5f0186efce2.png 现状缺少或可以增设的社区公共设施类型
普遍关注的问题还有,非机动车的停放空间和相关服务需求未得到满足,主要是电瓶车(电动自行车)的充电。此外,机动车停车位不能满足需求且设置不当,认为车位数量太少的占被调查者总数的25%,认为车辆乱停放的占23%,部分小区存在牺牲绿地增加停车位的现象。
4  亟待提升的既有住区功能与设施需求分析
覆盖整个金杨新村街道的现场观察、问卷调查与访谈的汇总分析结果,对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既有城市住区来说,具有较充分的典型性和代表性。本文结合在调研更早时期建成的和其他城市的既有住区的过程中发现的共性问题和趋势,对既有住区中待提升的功能需求和需要升级的空间与设施类型进行归纳,以下主要涉及交通功能(停车设施)、公共活动功能(多功能设施)、养老服务功能(适老设施)、智慧服务功能(智慧设施)4类。
4.1 交通功能提升与停车设施需求对于建造年代较早特别是20世纪50年代建造的住区来说,拓宽内部道路解决机动车通行及增加停车位是主要难题;对于像金杨新村街道此类20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住区来说,内部交通功能提升侧重在静态交通上。既有住区往往存在不少客观制约,停车数量只能参考国家与地方的相关标准,根据地区公共交通条件和家庭经济状况等因素合理折减。停车空间的满足,基本上是通过住区内部挖潜,对地下与地上空间资源予以改造利用。最常见做法是经住区居民协商,改绿地为停车场。条件许可的也可建造立体停车库。对于临近一些社会停车位的住区来说,可考虑相互错时利用停车空间,这有赖于积极的社区管理来促进资源共享。
此外,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对住区停车设施的配置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据上海经信委2018年2月公布数据,上海新能源汽车推广已达到16.55万辆,仅2017年就推广了61 354辆[2]。既有城市住区中除了普遍的停车难问题,又增加了新能源汽车与电动(轻便)摩托车充电桩配套不足的新问题。按常规程序,居民报装电动车充电桩,需向供电局申请,并经物业同意。目前各地申请安装私人充电桩的居民,基本是自有产权车位,至少拥有固定租用车位。住区物业出于用电安全(小区的供电负荷规划设有上限)和消防安全考虑,很少批准。据统计,2016年广州中心城区私人申请办理安装充电桩的占极少数,成功率不到5%,绝大多数在非中心城区[3]。只设临时车位的住宅区,基本上无法安装充电桩,因为临时车位一旦装了充电桩,就有可能变成固定车位,其他业主不会同意。由于住区内缺少公共充电桩,一些居民私自安装,电源线则从住宅楼上拉下来,存在触电、短路起火等严重安全隐患。
《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GB50180-2018)》中明确规定,既有住区在增建停车场或对原有停车场改造时,需增配适量的充电桩等服务设施,来满足环保车辆增长的需求。而实际增设公共充电设施与否,只能视条件和需求而定,并精心考虑停车位的设置,以方便使用和管理。目前新能源车辆充电主要有桩式充电、架式充电及无线充电三种模式,前两种模式对场地的要求较高,无线充电则不受影响。可在公安消防的配合下,选择合适的电瓶车停充站点进行改造,也可在住区外、社区内,结合便利店等便民设施设立充电站。有条件的住区甚至可以设置无障碍停车位,供残障居民使用。

dfffdfc2314d6097b3a99c30d542f35c.jpg 电动摩托车充电棚(金杨社区罗山一村)

4.2 公共活动功能提升与多功能设施需求住区内的公共活动功能包括文化休闲、体育健身、社会交往等,适量的公共活动可以满足居民的闲暇需求,丰富居民的身心体验,提升居民的精神风貌,有助于形成健康的住区/社区人文生态。不同类型居民在住区内活动的特征不同,相对来说,老年人、幼儿及其成年看护人的活动频率最高。一些既有住区中外来租住的人口占比较高,甚至超过了原居民数量,如何在住区/社区公共活动中兼顾差异较大的活动需求,需根据住区特点进行针对性考虑。
既有住区内的各类公共活动功能提升对于设施场地的要求不尽一致。文化休闲活动可分为:1)固定常设类,例如阅览和棋牌,需要社区图书馆/室与棋牌室;2)定期活动类,如有组织的居民兴趣社团活动,需要社区公共活动中心/活动室等;3)不定期活动类,如讲座、主题聚会、公益活动等,需要多功能的室内外空间。体育健身活动可分为:1)自由适应型,例如散步、简易器械活动;2)场地依赖型,例如舞蹈、太极拳等团体健身活动;3)设施依赖型,例如游泳、篮球、网球、门球等。
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既有城市住区中日益增加的居民参与活动。2017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从加快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吸纳居民群众参与、充分发挥多元主体能动性等方面提出要求,而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民间组织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共治共建、社区志愿活动融入社区日常生活,都对既有住区的活动空间、场所与设施保障提出要求,例如社区志愿者工作中心、社区厨房、亲子阅读室等。目前这类活动颇受居民欢迎,却苦于没有免费的或足够的固定空间。
既有住区公共活动功能的提升,很大程度上依赖各类公共服务设施的增加与升级,由于社区综合服务设施与住区配套服务设施在功能上有一定程度的重叠,只是设施等级与服务范围不同,因此既有住区内的公共活动设施补建、扩建应基于现状条件,结合规范要求,在住区和社区两个层面来组织和完善。例如,在社区层级增加专业要求较高的设施,力求提供多样化的专业健身设备与文化场所;在既有住区内可增设健身步道、适量户外健身器械以及室内外多功能活动空间,尽量通过居民的日常活动增加其健康与交往机会。又比如,在社区设立社会工作站,在住区或居委会设置志愿者工作室。可参照《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同上)十五分钟与十分钟生活圈居住区的配套设施规划控制要求设置社区层面的公共活动设施,住区层面的可参照五分钟生活圈与居住街坊设置。

264c5ec9a65e3ecebe795cd71cbaa245.jpg 混合设置的多功能活动场所(长城大厦,深圳白沙岭)

4.3 养老服务功能提升与适老设施需求在既有城市住区更新改造中,对功能提升需求最大、最迫切的还是老年居民,如金杨新村街道人口统计客观数据与主观意愿调查同时呈现的诉求。推及开来,首先,老年人口数量多、占总人口比例持续上升。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数据:2018年末,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亿人,占总人口的17.9%,2017年末是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7亿人,占总人口的11.9%,2017年末是11.39%。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对更高①,2017年末,北京、上海和重庆的65周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分别为12.5%、14.26%、14.28%[4]。其次,老年人口生活在住区里的时间长。随着人口平均期望寿命延长,大多数女性退休后在住区里度过30年左右(乃至40年),男性退休后在住区中度过20年(乃至30年),绝对数量庞大的老龄人口蓄滞在住区中,相应地会要求住区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服务功能。而正如金杨街道社区养老设施用地不足总用地1%的现状,目前既有城市住区中养老设施提供普遍存在需求与供给失衡、不满足配建标准、结构亟需优化等问题,亟待进行适老化改造。
鉴于中国目前以居家养老与社区养老为基本模式,例如“9073”和“9064”养老服务格局(即90%家庭养老、6%~7%社区养老、3%~4%机构养老),养老服务供给将扩展至生活照料、医疗护理、精神慰藉、紧急援助等类型,对应设施包括社区养老院、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老人日托护理中心、社区老年食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服务站等。这些设施可结合社区适老配套设施建设,为老年人提供一站式便捷服务,也可根据住区/社区的具体条件,进行多样化的增建或改造利用。还可通过政府主导、企业加盟、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方式,建立虚拟养老院,线上与线下结合,为居家老人尤其是空巢、独居、孤寡老人提供多重服务。
既有城市住区的适老化改造中,安全便利的无障碍环境与设施建设是重要环节,需加强与老年人自主安全地通行道路、出入相关建筑物、交流信息、获得社区服务密切相关的公共设施的无障碍设计与改造,重点对坡道、楼梯、电梯、扶手等建筑节点进行改造。目前上海正在推进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规定以2/3单元业主同意为前提,并提供上限为28万元的资金补贴。据上海市电梯行业协会统计,上海有约20万~22万栋老旧多层住宅未安装电梯。
住宅楼内的适老化改造,包括对公共空间进行改良设计布置,以贴合老年人的情感需求,以及对老年(残疾)人户内进行无障碍改造,主要是卫生间、厨房改造,以提高住宅内部的安全性和舒适度。但是这不属于大量性改造的范畴,需通过专项资金,或探索鼓励市场主体参与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改造。

583b4728a02e7e63d57ec66fc5e2569d.jpg 增设电梯的多层住宅单元(控江一村,上海)

a25c1fa717e15197aaf833f3aa66869f.jpg 增设电梯的多层住宅单元(东银茗苑,上海)

19867680b84fed3cecddbadceada6497.jpg 适应老年居民的单元住宅主题门厅布置(金杨社区罗山八村)
4.4 智慧服务功能提升与智慧设施需求技术发展已极大地改变了城市居民的生活观念、生活方式及住区组织方式。对既有城市住区来说,设施陈旧、人员复杂、治安较差等常见的空间与社会治理难题,更需借助智慧服务功能的提升与智慧设施的引入来解决。
(1)智慧商务末端设施。电子商务通过线上交易和线下配送的便捷体验,改变了居民的日常消费模式,由此也产生了电子商务末端配套服务亦即“物流最后100 m”的问题。目前在既有城市住区中,除了人工直接上门送货服务或人工快递收发点之外,已出现标准化的智能快递储物与提货柜,24 h开放快递柜自助收寄件端口,灵活设置在住区公共空间、物业管理设施、社区服务设施内部或附近。以快递末端服务平台“丰巢”为例,截至2018年,已覆盖全国100多座城市的75 000个社区,用户规模达到1.3亿,智能柜数量达到10万以上,这种“微仓”模式,通过自身物流优势与信息化的对接,形成了提供开放共享自助的标准化服务的末端智能网点。

0d3384f72842f5e38115c2686f179a75.jpg 丰巢”自助快递储物提货柜毗邻小区活动室(金杨社区罗山一村)


a831d45df00f3af70f66d948b00377ba.jpg “ 丰巢”自助快递储物提货柜与微型消防站结合布置在小区入口处(长城大厦,深圳白沙岭)
(2)智慧安保服务设施。包括既有城市住区的安全管理和运维效率的提升两方面,通过门禁、24h智能监控探头、地磁、烟感、电子围栏等设备的全覆盖安装,可编织起一个全天候的智慧安防网络。通过视频识别技术,识别住区进出人员、物体和场景,可有效减少入室盗窃案件[5]。上海的一些老旧住区,也已试点在高龄独居老人家里安装烟感和可燃气体报警装置,在后台监控住区的消防状态,并自动进行预警与告警。
(3)智慧环保服务设施。通过安装在住区中的传感器,智慧系统还可以监测住区的环境状态,但是目前既有城市住区中只是采用了部分末端智慧设施,例如金杨社区的一些小区配合城市垃圾分类行动,添置了固体废弃物智慧分类回收箱,并通过电子积分微利返回激励居民的环保意识与行动。

d3d886d3b2a5d3ed346f653242a0a162.jpg 固体废弃物智慧回收箱(金杨社区罗山五村)

(4)智慧健康服务设施。智慧健康服务是基于信息通信(ICT)技术、物联网,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实现社区居家感知神经网络,将社区的“医”和“养”资源智能匹配、有效整合,尤其可满足社区老人照护服务的全天候需求,实现老年人照护服务需求和供应的全服务链生命周期可视化管理,并可形成“机构-日托-居家”三位一体的嵌入式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例如“爱照护”居家养老健康智能化管理系统,已在不同城市社区开设了70多家小型线下服务网点设施。

017af6b3e95ca3987dd005bc256ed271.jpg 爱照护”长者服务之家(江浦社区,上海)

(5)智慧交通服务设施。既有住区出入口可设置红外感应计数器,记录车辆数量,小区管理方可据此了解住区内车辆出入及停车位情况。住区主要道路上可加装地磁传感器,帮助住区物业管理监测机动车停放状况。
既有城市住区的智慧化改造,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智慧化改造可以通过政府补贴、共建共管和免费投放设备等合作方式推进落地。
4.5 综合功能提升与复合设施需求既有城市住区中上述各功能的提升具有重叠和交叉效应,某一类功能的提升可能依赖其他功能的提升,也会带动其他功能的提升。例如改善既有城市住区的老年宜居环境,就涉及文化休闲、体育健身、养老服务与智慧服务等多项功能。既有城市住区受现状建成环境和用地的制约较大,要提升整体功能和环境品质,功能复合、兼容设置几乎是更新改造中的必然选择,因此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和住区配套服务设施不必固守独立的用地划分,而应实现空间资源的集约优化使用[6],侧重满足相关功能设施的建筑面积,淡化其建筑与土地权属要求。在具体情况下可以有多种务实的挖潜选择,比如一些废弃的空间、整治后挪腾出来的空间、高层住宅的地下空间等。
除了前述4类功能外,还有基础设施、生态功能等的提升,例如既有城市住区的雨污分流系统改造和生态化改造,重要性毋庸置疑。生态化改造可以改善住区生态微环境,提升物理舒适度,对于舒缓居民心理乃至治愈疾病、融洽家庭与社区关系都有效用。但在现实操作中,绿地最容易被侵占用作其他功能,可以转变思路,从追求水平向的“绿地率”转向提高立体的“绿化率”“绿视率”与“绿容率”,尽可能增设墙面绿化、阳台绿化和屋顶绿化,丰富住区的绿化层次,增加住区的生态容量。目前立体绿化技术已较成熟,可应用于既有住区的绿化改造;还可与社区营造活动结合,引入“阳台菜园”“屋顶菜园”“社区花园”等家庭和团体种植形式,将生态绿化效益和经济实用功能结合起来。

4a90e14a4d815762381bdc52c06c1131.jpg 住宅墙面垂直绿化(金杨社区罗山五村)

beef18fd539514a9526f0098dab7f1c0.jpg 屋顶平台上的家庭小菜园(华升新苑,上海)

5 结语
既有城市住区的更新改造作为一项民生工程,其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将是长期的、动态的、持续的。而唯有从实际出发,切实关注供给与需求的匹配与平衡,才能真正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增进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的获得感。
(参加《上海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规划设计与研究》的还有侯伟、卢陈彦、李思漫、黄以笛、张玥晗、唐劼、梁颖烨、朱晓宇、查逸伦等。文中除插图屋顶平台上的家庭小菜园(华升新苑,上海)由王伯伟教授提供,其余均为笔者拍摄或课题组绘制。)
注释:① 按国际标准,一个地区的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即表明该地区进入老龄化阶段。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划分:15~44岁为青年人,45~59岁为中年人,60~74岁为年轻老年人,75~89岁为老年人,90岁以上为长寿老人。
参考文献:[1] 黄怡.社区和社区规划的时间维度[J].上海城市规划,2015(4):20-25.[2] 第一电动网.累计超16.5万辆上海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数量全国最高[EB/OL].(2018-02-07)[2019-11-05]. https://www.d1ev.com/news/shuju/62429.[3] 私人充电桩:“落户”的尴尬[EB/OL].(2016-05-16)[2019-11-05]. http://news.ifeng.com/a/20160516/48776106_0.shtml.[4] 陈建伟. 即将来临的老龄化社会,城市准备好了吗?[EB/OL].(2019-05-20)[2019-11-05]. http://www.zgllcy.org/chanye/news_in.php?f=redian&nohao=818.[5] 顾赪琳. 智慧社区为老旧小区破解社会治理难题:居民刷脸进小区[EB/OL].(2019-07-04)[2019-11-05].http://sh.sina.com.cn/news/m/2019-07-04/detail-ihytcerm1186450.shtml.[6] 黄怡.居住小区公共服务设施的发展趋势及其对策[J].规划师,2002(3):21-25.完整深度阅读请参见《时代建筑》2020年第1期 精细化再生: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黄怡、李光雨、鲍家旺、吴长福《既有城市住区更新的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探析:以上海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为例》,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单位: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高密度人居环境生态与节能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上海市城市更新及其空间优化技术重点实验室作者简介:黄怡,女,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上海市城市更新及其空间优化技术重点实验室 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光雨,女,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博士研究生;鲍家旺,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硕士研究生;吴长福,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高密度人居环境生态与节能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教授、博士生导师,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规划导师(通讯作者)基金项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8YFC0704800)
本期主题文章相关阅读
[1] 范悦、李翥彬、张琼.既有住宅维护性再生的科学体系与知识库系统建构 [J]. 时代建筑,2020(1):6-9.[2] [日]松村秀一 著、李翥彬 译. 日本住区更新的发展趋势 [J]. 时代建筑,2020(1):10-13.[3] 邹兵、王旭. 社会学视角的旧区更新改造模式评价:基于深圳三个城中村改造案例的实证分析 [J]. 时代建筑,2020(1):14-19.[4] 毛键源、孙彤宇. 效率与公平调和下的美国社区发展公司  [J]. 时代建筑,2020(1):20-27.[5] 伍攀峰、魏沅、莫霞. 面向城市更新演进的上海旧住房改造措施研究 [J]. 时代建筑,2020(1):28-32.[6] 姚栋、郝明宇、张侃、张招招、杨挺. 旧城改造:迈向美好生活的社区更新 [J]. 时代建筑,2020(1):33-39.[7] 王书评、郭菲. 城市更新的自平衡协同模式研究:以杭州拱宸桥地区老小区更新为例 [J]. 时代建筑,2020(1):40-45.[8] 黄怡、李光雨、鲍家旺、吴长福. 既有城市住区更新的功能提升与设施改造需求探析:以上海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社区为例 [J]. 时代建筑,2020(1):46-49.[9] 王翔、范悦. 重构居民社会联系:新加坡组屋户外空间发展与邻里更新计划的实践 [J]. 时代建筑,2020(1):50-53.===================================本期杂志责任编辑:戴春,王秋婷如有任何有关此期主题的建议、问题或讨论等,欢迎发送邮件至ta_weixin@163.com标题请写明前缀【精细化再生: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谢谢!===================================
《时代建筑》Time+Architecture
中国命题 · 世界眼光学术性 · 专业性时代性 · 前瞻性 · 批判性

144102042b18c57afe6d089a98e8869a.png 《时代建筑》杂志电子版二维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订购《时代建筑》杂志
感谢关注《时代建筑》微信平台微信平台:timearchi(微信号),时代建筑(公众号)新浪微博:@时代建筑杂志内容策划:戴春官方网站:http://timearchi.tongji.edu.cn电话:(021)65793325、(021)65038903邮箱:timearchi@163.com
B Color Smil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