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 在中国 :与“文化误区”和谐共处 

2014-09-01 11:36 发布

建筑资源 /[综合]
2482 0 0
多面中国
在中国工作会面临多种情况 :时快时慢,或十分稳定或断断续续,有时令人大吃一惊,有时又在预料之中——且经常是全部状况同时发生。尽管如此,我在中国工作最特别的感受并不在于可能会发生的众多情节,而在于不确定性。一個状況中一系列的事件,如何演变成下一個状況,难以捉摸。语言障碍可以是个难题,但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归根究柢还是文化上本质的差异。

作为一名在中国工作的国外建筑师,我并不试图描述什么是中国文化 ;相反,我将分享几个最常见的文化误区,而正是这些误区令我们在中国的工作既充满挑战,又激动人心。


谈判
每一项任务都是从与业主建立“关系”开始的。然而,这种“关系”的实质对于业主和建筑师而言通常是不同的,而且在具体处理时要灵活掌握不同的“度”。这是最敏感的因素之一,因为它决定了在日常工作中是否有信任的存在。十分关键的一点是要了解如何游走于“可灵活处理”与“不能变通”间的微妙界限,并明白如何在基本的正规程序内准确定位信任。

期望
工作一启动,我们就努力探寻项目的功能需求,但同时也力求围绕这些限制因素进行设计,目的是生成独一无二的解决方法。我们尽力通过调查研究和合理质疑来实现这些目标。举例来说,尽管有些业主期望在提供任务书后快速得到设计方案,但我们会自己进行调查,并首先提出对任务书的修改意见。如果方式不对,这很容易引起争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业主会逐渐明白重新考虑任务书仅仅是为保证项目质量而做出的尝试。这并不是不尊重业主的需要;相反,是帮助业主理解他们真正所需要的,并将他们潜在的欲望传达出来。

过程
设计方案提出之后必须经过业主的检阅,一般随之而来的都是一系列的评价。对我们来说最难的一点是如何将这些评论消化成一个单一的概念框架,同时尽力保持原始概念的完整性。这些点评意见通常是不同集团的一连串需求,代表了各方不同的利益。尽管过程中挑战重重,但不同的工作方式和议程安排丰富了我们对于工作文脉的理解。

欣赏
项目方案一旦成形,就会出现多种大相径庭的解读方法。无论过程如何,最终的成品会从一系列有特定倾向的视觉角度来欣赏。中华文化之璀璨绚丽无需赘言。光线、色彩、图案、密度和隐喻手法(及其他)的设计都渗透到中国城市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很多时候,没有超越这种活力的建筑作品会淡然销声匿迹。尽管我们在设计过程中最终创造了一个视觉效果,但外观基本上是从其他领域探寻创新的可能性并作出决定后所得出的结果,如项目单元、流线和空间等。在我们设计的建筑中,有些可以被看做是与风水原理相违背的。当出现这种情况时,项目可能要遵循其他对于原始概念的生成不起决定性作用的规则体系。文化差异需要创造性的投入和微调。

感观上的冲突是最难以克服的问题之一,因为既定的视觉感在任何文化中都是十分强烈的,同时因为在我们努力实现的建筑中加入改变因素可能会影响设计的完整性。无论是否是中国文脉中所特有的因素,我们都从中有所收获,并将其融入设计中。我们希望借此来建立对话,并激发好的改变。

斡旋
以一名在中国工作的国外建筑师的视角来看,我认为实际在中国工作的决定性特点,是能够在两个相反状况间游刃有余地斡旋。这一过程不仅丰富了我对另一种文化的理解,同时提升了我与之互动的能力。

来源:《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083期


20140807105028990.jpg
B Color Smilies

你可能喜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