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宗武|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公共空间复合使用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2020-09-20 08:11 发布

344 0 0

074a55e3224f4386401feb5e5c6f1c43.png



徐宗武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及人民群众对高雅艺术需求的增长, 以歌剧院、 音乐厅和多功能剧场为基本构成要素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 如雨后春笋,“大剧院” 几乎成为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有文化品质和文化素养的“图腾”, 甚至将其与划分所谓“一、 二、 三线城市” 联系在一起, 成为一座城市经济强大、 文明进步的标志。 但是, 除了国家大剧院、 东方文化艺术中心等少数一线城市的艺术演出场所能够基本运转正常外, 大多数新建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都陷入“入不敷出” 的尴尬状态, 甚至开幕庆典结束后马上休业, 日常的维护都成了政府沉重的财政包袱。如何使建筑体量巨大、 功能单一的大型城市公共建筑能够正常运营, 是城市文化艺术中心、体育中心等大型公共建筑面临的巨大现实问题。因此, 很多城市管理者、 规划师及建筑师都提出, 大型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应该充分利用其公共活动空间引入更多的服务功能, 合理增加商业运营模式使其具有功能复合性, 将这作为解决城市文化艺术中心正常运营难题的方法之一。后现代主义建筑师罗伯特 · 文丘里(Robert Venturi) 最著名的著作是《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这本书是针对 20世纪六七十年代, 欧美发达国家在城市基本居住需求已经得到满足, 人们开始对城市的精神层面提出要求的基础上出版的。 书中写道 : “我爱建筑的矛盾和复杂……建筑要满足维特鲁威所提出的实用、 坚固、 美观三大要素, 就必然是复杂和矛盾的……我欢迎这些问题并揭示其矛盾。 我接受矛盾及复杂, 目的是使建筑真实有效和充满活力。” 文丘里是要用多重复合的建筑形式代替现代派建筑的“非此即彼” 的实用主义和功能主义, 以商业化价值观念和商业活动空间构建新的建筑形式。 所以, 本文就借用文丘里的建筑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概念, 针对目前中国新建大型城市文化艺术中心的功能复合使用所遇到的问题表达个人观点。


1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功能复合”的必然性
从 2007年 12月 22日国家大剧院正式运营开始,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几乎都是功能单一且专业的演出场所。维持高品质的演出必然需要资源的高投入, 固定的演出时段也必然带来长时间的空置与消耗, 固化的演出模式带来的必然是固化运营模式, 因此, 文化艺术中心“赔钱” 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在中国, 几乎所有城市文化艺术中心都是政府财政投入的公共资源, 闲置、 利用率不高就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从“可研立项” 开始就坚持以“目标结果” 为导向, 利用大型文化中心普遍拥有大体量的公共空间的有利条件, 给公共空间赋予更多的合理功能, 使其具有功能复合性, 能够具有足够的“造血” 功能,以期达到“共生、 共享、 共识、 共用” 的目标。1.1 共生——多种使用功能的复合性
如前文所述, 目前城市文化艺术中心最大的问题是“提供演出” 与“持续运维” 之间的矛盾, 简单说就是生存关系, 多重实用功能的介入实际上是文化艺术中心生存的必然要求。文丘里在其另一本著作《学习拉斯维加斯》中更是旗帜鲜明地提出 :“这些建筑师表面上承认社会科学, 实际却是为了人类建造而不是为人民——这意味着只建造适合于他们自己的, 即适合于他们自己特殊的、 要强加于每一个人的高等中产阶级价值观。” 虽然, 这本书的主要着眼点是在城市规划层面, 但是, 我们可以借鉴的是来自书中的现实主义和人本主义思想。拉斯维加斯最鲜明的特色是对财富的炫耀和追求。赌城是贪婪的, 所有能够激发贪婪、 推进贪婪、 满足贪婪的设计都是这座城市所需要的, 因为只有这样的设计才能使得这座扎根于沙漠戈壁的城市得以快速的发展, 而城市的发展能够提升市民的生活,这就是拉斯维加斯的“人本主义”。19世纪末, 经济学家杰文斯(William StanleyJevons) 指出,“虽然流行的观点是公众只要能够在摆满高大玻璃柜和各色美丽物品的宏大建筑(博物馆) 里走上一圈就会变得文雅起来”, 但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公众而言, 一座灯火明亮的博物馆只是一个散步的场所、 一个灯火通明的休息厅, 它带给人的启发或知识甚至比不上摄政街或霍尔恩伯街那些商店”。用“世俗” 的商业行为激发“高雅” 的活力, 用大众的参与使城市文化艺术中心活起来, 用“多重实用功能” 与“专业演出” 的共生来解决运维之间的矛盾, 这是文化艺术中心生存的必然要求。1.2 共享——复杂空间是复合性的基础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多是“多厅合一”,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国家大剧院的巨型壳体, 因此将各场厅进行空间联系不论是从使用要求还是运营管理上, 都存在着一种必然趋势, 最具代表性的是国家大剧院的巨型壳体。同时, 由于各种舞台的技术性要求, 特别是经过严格建筑声学和视线设计而布置的观众池座和楼座, 会产生不同的标高要求, 而使得建筑内部的空间构成十分复杂, 大小空间相互拼接, 各类空间相互叠加。这既对观众的使用和后期的管理带来很大挑战, 同时, 也为公共空间功能复合使用提供了空间基础, 使“共享大厅” 成为可能。在海峡文化艺术中心的方案中, 我们设计了串联歌剧院、 音乐厅、 多功能戏剧厅、 艺术博物馆、 影视中心五个功能单体的中央文化大厅, 同时, 五个单体还分别设置了独立共享大厅, 这一空间既是各单体专属的大厅, 又与中央文化大厅融合在一起, 自然地成为一种复合的共享空间,承担共享空间功能。海峡文化艺术中心的公共共享空间占总建筑面积(15.3万 ㎡) 的近1/5, 承担了集散前厅、 休闲活动、 展览展示等于一体的多元功能, 最大程度地避免流线交叉的同时, 也创造最大可能的社交机会, 成为整个功能系统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联系者和媒介。1.3 共识——城市文化的归属感
“文化艺术中心” 这一概念产生于 20世纪中期的欧美。它出现的背景是大批新建社区缺乏生机活力, 居民缺乏归属感, 文化艺术中心的产生成为周边人们的精神纽带, 增强了社区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虽然, 本文探讨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与早期欧美的文化艺术中心有着很大的差别, 但是, 它所占据的地理位置、 所拥有的话题度和关注度、所凝聚的期望值, 都使得文化艺术中心生来就肩负着“文化使命”, 都是作为一种公共资源的面貌出现, 都要求其能够激发更深层次的认同和共鸣, 提升人们对城市家园的归属感。随着大众文化崛起, 这种认同和共鸣也要求这类公共建筑必然要叠加城市功能, 提升普通市民的参与度。以演艺功能为核心, 通过融合商业服务、 公共文化服务、 文化产业, 文化艺术中心承担的城市文化服务、 文化传播、 文化消费的功能显得尤为重要, 每一座城市的文化艺术中心都要承载着一个城市艺术理想。约翰 · 奥姆斯比 · 西蒙兹在《城市环境理论》中曾写道 :“公共交往空间中产生归属感的重要四个方面为广场、 道路、 公私领域的渗透、 景观环境。” 归属感是一种最真切、 最现实的生活体验, 当这些空间、 环境融入使用者生活的时候,归属感自然而然便产生了。在海峡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中 , 我们把各个文化场馆的入口拓展为一座“中央文化大厅”——一个集艺术品店、 书店、 画廊、 咖啡厅、 游客服务区、 纪念品店、 儿童游戏娱乐区等休闲功能的体验空间。为了提升使用效率和增强体验感, 各个功能区域没有明显的界线, 可以随时化零为整、 化整为零、 相互渗透、 变幻功能,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我们还为这些空间设计了与建筑形象相呼应的家具, 使建筑内外的体验可以连续生动, 相互对话。中央文化大厅如今已成为举办各种城市活动的场所, 其市民参与度、 空间活跃度已完全超出设计的最初设想, 形成了市民共享、 共用的“家园空间”“城市客厅”。城市文化艺术中心要求设计师在设计过程中不能闭门造车, 要真正联系群众, 让“高大上”的设计为普通市民的最平凡的日常行为服务, 将原本硬性的设施、 刚性的空间透明化、 生活化、场景化, 可开可合、 可大可小、 可变可调, 让普通群众在这里可以找到更多属于精神层面、 文化层面的社交需求, 让市民在这里能够真正实现内心的归属。1.4 共用——绿色节能、 高效运营
城市公共建筑需要走向高性能、 低能耗,走向绿色、 低碳。文化艺术中心更是需要通过可持续设计、 可再生能源、 数字化、 智能建造、 新技术材料等多样化途径, 赋予其更高的性能化目标。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应该立足于提高效率,减少浪费, 绿色运维。哥本哈根的丹麦设计中心, 不但有办公区域, 还设有书店、 展览中心、 咖啡厅、 会议厅、展厅, 除此之外还有儿童乐高中心和成人健身房, 几乎所有人群都能够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空间。由于业态的极大丰富, 进而提高了文化艺术中心使用效率, 使得人均能耗得到了平衡。


2 公共空间复合使用带来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人员密集、 聚散具有潮汐性、 人员复杂多样是城市文化艺术中心的特点, 而一旦把公共空间进行复合使用, 其他非演艺专业功能的进入必然会使这一特点发生改变。这种改变必然会带来以前没有发生过的矛盾, 使整个建筑的运营管理变得复杂起来。2.1 专业性与通用性的矛盾
“音乐厅之外有艺术家, 音乐厅之内也不乏附庸风雅的听众”, 文化艺术中心的“专业性”与“通用性” 的讨论, 是一个老话题其本质上是艺术品精英化与大众化延伸的矛盾。作为一座城市最为专业的演出场所, 无论是声乐演出、 排练对声学的技术性限定, 还是作为“高雅艺术” 的物化载体, 文化艺术中心对观众有基本的素养要求, 熙熙攘攘、 人来人往的场景都和文化艺术中心原本的使用要求有着天然的矛盾。虽然通俗读物、 流行音乐、 网络游戏等各种形式的大众文化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 越来越多的“艺术殿堂” 在寻求大众化的转型, 但是, 市民希望自己的城市能够拥有或保留严肃的艺术空间, 不管是否“听得懂”“看得懂”。专业性与通用性的矛盾存在并一直被讨论的事实, 恐怕是无法改变和停止的。哥本哈根的丹麦设计中心, 以办公区域为核心, 设有展览中心会议厅、 展厅, 用以保障其设计的专业运维。除此之外还有书店、 咖啡厅、 儿童乐高中心和成人健身房, 几乎所有人群都能够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空间。但是, 这些“非专业” 功能与核心部分有较好的分隔, 做到了专业性与通用性的统一。2.2 个性化与普适性的矛盾
文化艺术中心的文化特性要求建筑的空间、色彩、 装饰等方面具有独特的、 具有识别性的个性化设计, 而一旦引入了多元城市文化、 商业功能要素, 个性与普适性的矛盾也是不可避免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的个性文化元素与城市文化是不应该产生冲突的, 无法让大多数民众参与进来的“个性化” 设计, 对于文化艺术中心这样具有城市资源性质的大型公共建筑来说, 必然是失败的“个性化”。因此, 文化艺术中心解决所谓个性化与普适性的矛盾, 要建立在我们的设计者对城市的了解、 对建筑所在区域的了解的基础上。这种了解, 不只是文化层面的, 还包括气候、 地理、 自然资源等各个方面。众所周知, 唐山是一个经历过劫难的城市,而在唐山大剧院的设计中我们刻意地回避了地震主题。因此, 唐山大剧院既要体现文化个性,又要适度回应这种普遍情感, 因此, 我们选择了更加内敛和规则的形式, 把唐山的背景山川雕刻在金色的穿孔铝板上, 将整个大剧院组团抬起,形成山川帷幕、 歌语高台的城市八音盒。八音盒即回应了建筑的个性功能。同时, 它又与唐山近代工业基地的特点相吻合, 体现了工业城市的基调, 做到了技术与艺术完美结合, 达成了个性与普遍认知的协调(图1)。

bfe0fbfed6a0a96e35ab8f87a02e1e79.png

△ 1 城市八音盒——唐山大剧院

设计师要让“高大上” 的设计为普通市民的最平凡的日常行为服务, 将原本硬性的设施、 刚性的空间生活化、 场景化, 让普通群众在这里可以真正实现内心情感归属的场所。
2.3 高利用率与高耗能的矛盾
在文化艺术中心类的大型文化建筑中, 一般会有歌剧院、 音乐厅这样的大型专业的、 高雅的演出厅堂, 同时, 也还会有多功能厅、 电影院、IMAX、 艺术展厅等与民众日常活动结合比较紧密的场所, 而这两类场所中的活动一类是演出时间固定、 场次集中, 而另一类几乎是从早上开门一直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停止运营, 这就使得作为众多功能的组织中心的公共空间面临着长时间高能消耗的窘境。面对这种窘境, 作为建筑师可以在设计之初, 将这两类建筑相对分隔设置, 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两个厅堂运营, 而需要整个建筑营业的矛盾。例如 :我们设计的海峡文化艺术中心和唐山大剧院, 前者将歌剧院、 音乐厅、 多功能剧场放在一起, 而将影视中心和艺术展览中心单独设置公共空间 ;在唐山大剧院的设计中,我们就通过一个室外平台, 把歌剧院、 音乐厅、“黑匣子” 分别设置对外开口, 这样在运营中有效地避免了能源的浪费。多数的中国业主, 对文化建筑的标志性和规模性有近乎痴迷的喜爱,“城市文化坐标”“城市纪念碑” 成为其建设的一种必然, 国家大剧院式的“集中式” 功能布局也成为最受欢迎和追捧的标杆建筑范式。在这种情况下, 城市文化象征的文化艺术中心通常就会拥有一个面积、 比例超大的公共空间, 文化建筑公共空间的运营时间与能耗之间的矛盾, 性价比的权重研究是一个必须直面的问题。大型演艺中心当拥有多个演艺场馆时, 如果场馆开放不足, 就出现人少而设备运维投入不少的问题, 进而转化成人均耗能加大的问题。2.4 有限观众与无限参与者的矛盾
作为专业的演出场所, 每一个剧场、 音乐厅都是有准确的座位数量的, 每次演出的演职人员和观众数量也会有准确的统计(表1), 因此, 服务起来都会有条不紊, 但是一旦有音像商业、 书店、 咖啡馆、 培训班这样的机构进驻, 整个公共空间的人员数量就处在一个不可预知的状态, 由此带来的运营管理方面的调整是必需的。而我们的建筑设计就要把这个因素考虑进来, 比如消防人数的计算、 卫生间位数的统计、 不同的流线分配等都要重新考虑。
508966051c0a6648b8d116848f4f9f5f.png 2.5 功能自发性变异带来的复杂性

我们在设计的时候总是要强调功能分区明确, 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保证建筑特有的功能空间里的行为是可控的。而文化艺术中心公共空间实现功能复合以后, 设计的预期与结果会在一定范围内产生变化, 而这种变化是市民自发的、 随机的, 其中有些变化是超出我们建筑师预想的“异化” 行为。在海峡文化中心的方案中, 中心广场设计了一条弧形的坡道, 本意是增加人流游览的可能性和通达性, 结果成为婚纱摄影的“打卡圣地”,这是我们没有预想到的(图2) 。当然, 这种异化是一种美好的改变, 但是由于这种异化的存在,就会有太多的不可预知的问题出现。同样是在海峡文化艺术中心, 也出现过由于公共空间中群众文艺活动得太过热烈, 而影响到正常的观众入场, 甚至干扰到音乐厅演出。

4b99a3b14e54f5bfd4ff78f2b789e61c.png

△ 2 海峡文化艺术中心亲水商业街
2.6 相关法规的适用性与局限性
大型公建不同于中小型民用建筑, 大部分存在“先天超限” 的必然因素。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存在大量人群集聚的现象, 对于消防疏散这样的强制性条件, 需要详细评估、 慎重决策。针对城市文化艺术中心而言, 由于功能复杂、 体量巨大, 几乎是被各项规范置于“死地” 的状态, 每次观演类建筑的设计就是建筑师和消防部门的一次“生死” 较量。所以,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多需要进行综合性能评估, 通过消防模拟判定是否安全。但是,即便是通过了消防性能化评估, 也并不意味着安全。在真实的场景里, 诸多不利因素是复合的,不能停留在单项数据指标上。无法回避的是观演建筑的舞台、 观众厅本身就超出现行的防火分区和消防高度的上限, 再加上演出部分处在建筑的核心区域, 疏散距离、宽度、 数量先天存在大量的超限设计, 在这基础上, 再在公共共享空间里设置大比例、 大面积的商业空间, 实际就是给消防设计“火上浇油”。特别是咖啡厅、 简餐这些需要明火、 燃气的餐饮类空间, 在消防设计与审查上就会难上加难, 带来的结果就是空间内大量的防火卷帘、 贯通至屋面的排烟通道、 屋顶密布的管道和喷头。这样一来, 既增加了安全上的不稳定性, 同时还破坏了室内公共大厅在大空间上的完整性和美观性。

3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应该适“度”设计
笔者认为,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公共空间复合性要采取“适度设计” 的原则,“适度者佳作,失度者碌碌, 过度则满盘皆输”。3.1 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如上文所述, 由于专业化和消防的问题, 对于城市文化艺术中心的功能复合设计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不能为了所谓的“功能复合”“城市客厅” 就一拥而上, 面面俱到。对于像国家大剧院这种以满足大型演出为目标的演出场所而言, 为了避免商业活动影响演出效果和消防疏散, 演出时商业区全部停止使用, 因为其常态化的日常参观、 商业运营及政府补贴, 基本可以维持其运行。而对于大多数单纯靠商演满足运营需求的文化艺术中心, 往往需要扩大商业面积来维持收入, 而演出时段恰恰是商家的主要盈利时段, 如果演出时中断商业活动,则复合式就失去意义。因此, 建筑师就必须打破以往文化艺术中心设计的范式, 寻求新的解决办法。这就需要建筑师反思设计模式, 避免演出行为与商业运营之间的矛盾, 确保演出不受干扰、运转安全, 商业活动也顺利开展, 把在演出和安全控制区内无法使用的商业部分安排到安保线以外, 从而形成演出部分、 商业部分相对独立的布局, 区域内各自分开, 互不干扰。同时, 设计复合功能时不要认为“有利可图” 就贪大求全, 功能设置不要过多、 过杂。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音乐厅附近的公共空间, 建议不要设计任何商业化的功能。3.2 功能集约且服从于主业 文化服务、 文化消费其实是一种隐性的文化引导, 这种引导必须是严谨的、 专业的。很多文化艺术中心都具有展览、 阅览、 艺术培训等功能, 这些公共文化服务功能的开展, 不应因其为核心演艺功能的附属就可以不加甄别, 良莠不齐地展示在大众面前, 而是应与文化艺术中心的核心功能相吻合。
文化艺术中心与城市功能结合时, 不应过度商业化。文化艺术中心所肩负的城市功能中, 核心功能是文化功能。诚然, 文化功能也是一种开放的“功能”, 但终究不可能成为一种单纯的商业行为。利用文化艺术中心的文化名片效应, 通过创新创造更多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产品, 开展更多具有高参与度的文化活动, 形成可循环的文化产业链, 恐怕是大多文化艺术中心运营需要进行的思考(图3、 图4) 。

26efe12f770bf3861e3aa5fb7a82b72a.png

△ 3 建筑艺术展览

37c142a8b7e7745bcc8ec8c99b63bba4.png

△ 4 市民绘画学习

“为普通市民带来非凡体验” 成为海峡文化艺术中心最基本的设计目标。我们把商业功能“拎” 出来, 放在梁厝河两岸的步行街上。步行街能够直接到达闽江岸的茉莉花广场, 茉莉花广场与新打造的沿江步道相连, 成为城市景观系统的一部分。深入江中的亲水平台花瓣下, 设置了酒吧、 场外购票厅、 公共卫生间等为市民生活服务的空间。这样, 从建筑辐射生成的景观系统,可以服务于普通市民茶余饭后的平凡生活。



4 结语
我国的城市文化艺术中心正是在矛盾性与复杂性中探索前行的。这种矛盾性与复杂性, 既存在于建筑自身, 也表现在如何处理建筑与文化、建筑与城市的关系上。我们的城市也正试图通过文化艺术中心的建设, 让城市家园更具向心力和凝聚力, 让城市影响能够辐射得更深、 更远。也正因为如此, 城市文化艺术中心在设计、 运营中的矛盾性与复杂性就更加深刻, 值得我们不断总结和思考。■




图片来源

图1 :章勇拍摄图2 :张广源拍摄图3 :中建海峡公司提供

作者简介
徐宗武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END-



往期导读点击阅读
90dd53f4b454a253b9e8fa4a2808c316.jpg

c50954e4c1423f9827cccb81811a0aaa.jpg

109445da94e7a69fc29dacc6ffb7f253.jpg

121c152cf1d556ecdbe863e69d754fd9.jpg
编辑/李思佳   校对/张倩   审核/崔元元有偿征稿:建筑相关短篇故事 / 长篇连载 / 建筑师日常吐槽 / 软件攻略评价 / 世界建筑介绍 / 建筑历史/ 建筑八卦,原创首发项目、文章投稿邮箱:396208158@qq.com
1a8a6f268670fa1a0be68158626e8927.png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本期杂志
B Color Smil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